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第一十四章 入遗迹

米兰Lady2020-04-15 16:24: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最近我的身份变幻莫测。

  有叫我苏先生的,有叫我苏领导的,有叫我苏专家的,这回又多了个苏主任。

  想来叫我的这位也是个消息灵通人士,我这副主任的职位昨天刚定下来,这位居然就知道了。

  这大早起来的,跑门外边站着,难道是想接我去上班?

  如今这公务员待遇这么好了吗?居然又配车又配司机的?

  我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

  门前不远站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头发梳得油光锃亮,十有**还打了发蜡,看那滑的,那把苍蝇摔骨折了。

  这中年人正一脸谄笑地看着我,腰几乎要弯成九十度了,见我看他,腰板立刻又低了几分,叫了一声,“苏主任,早上好啊。”

  我仔细看了两眼,终于确认自己不认识他。

  没办法,我的时间都过了小一百年了,很多不深刻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不这么仔细看,真心容易记错人。

  “你找我?”我问,“你有什么事情?”

  中年人立刻大声说:“苏主任,您不认识我了?我是小路啊!我们可是一起并肩作战驱邪过的啊!”

  我什么时候有过这么个战友了?还一起并肩作战驱邪呢!在我记忆里,一起并肩作战驱邪的,除了我家师姐,那就只有一个晦清和尚。我可被晦清坑得不浅,这怎么又冒出来一个曾经并肩作战的家伙?难道也要学晦清那般坑我几回?

  “你怎么称呼?”我皱眉问,“抱歉,我不记得跟你并肩作战过!”

  中年人提醒我说:“苏主任,您忘记了,在郑厅长家里,我们一起给贺公子驱邪的,我叫路飞,当时比您先去的!”

  在郑厅长家给贺公子驱邪?

  哦,有点印象了,那可是我接触法师圈子的成名之战,当时受到以柳半仙为首的一帮法师的排挤抵制,最后还是晦清站在我这边说话,正因为这件事情,我才会和晦清一起去德胜楼,也正是因为这次战斗,我才与晦清结下交情,被他看中,成为他身后的执礼人,也正是因为成为他身后的执礼人,我才有机会接触到鲁方岩这位省委书记,也正是因为接触到了鲁方岩,才有我今天成为特别治安事件处置领导小组特聘专家兼副主任的机会。

  说起来,晦清虽然坑我不浅,可是没有他,也就没有我今天的机缘,反正晦清也被我烧成渣了,我也就没必要再为他坑我的事儿耿耿于怀了,做人要大肚嘛。

  可是话说回来,当时在郑英华家里那帮法师可没有一个是站在我这边的,全都跟着柳半仙对我群起而攻,这位想来也是当时的其中一个,居然好意思当我面儿再提这事儿,这脸皮得有多厚啊!

  就算他这么提,我也没想起他是哪个来,当时法师好几个呢,都属于背景人物,谁会注意一个没什么特色的背景人物呢?不过看在他大早上就在门外等着的份儿上,我决定还是先给他点好脸色,“啊,我想起来了,这大早的你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没事儿!”路飞继续弯腰谄笑,“是这样的,我当时啊是鬼迷了心窍,受到柳半仙那个神棍的迷惑,随着大流对您不礼貌来着,我这几天看守所里啊,我思来想去的,总觉得心里不安,您是大人物,自然不会把我们这些小角色的冒犯放在心里,可是我过意不去啊!这不,昨天我被放出来了,本来想立刻过来跟您陪个不是,可是当时太晚了,又怕打扰您休息,所以我我这就赶早过来,就是想跟您赔个不是,道个歉!”

  靠,这大早上的跑来堵我门口,就是为了道个歉?这也太诚意满满了。

  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早就连深刻记忆都算不上了。我是谁啊,下地狱升过高维,跟神仙学本事,神仙烧死两个,魔王级的恶魔砍死三个,经了这么多事儿,当初那点小事儿,完全不是个事儿了。

  当下我点了点头,说:“行了,你的心意我领了,道歉我也接受了,回去吧啊,以后好好做人,好好行法事,别再作奸犯乎,搞那些有的没有事情了,做人得有自己的立场,不能迷信权威啊……”

  我这话还没说完呢,院子里已经响起了急促的喇叭声响,那位小姑奶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赶紧说:“行了,我这儿还有事情要忙,你回去吧!”说完转身就往院里走。

  那路飞紧忙走上两步,对我说:“苏主任,我这儿一点小心意,表示我的歉意,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发,原谅了我这有眼不识泰山的睁眼瞎,这点小心意您一定得收下,您要是不收下的话,那就是没真心原谅我……”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掏出个包扎得严严实实的礼盒往我手里塞。

  那盒子不大,也就烟盒大小,塞进手里,轻飘飘,似乎没装什么东西,我也没往心里去,再加上冯甜又在那按喇叭,我就顺手塞进兜里,“行了,东西我收了,你走吧,我这儿真有急事儿!”

  “您忙吧,我就不打扰您了!”路飞送礼成功,立刻识趣的告退。

  我也没送他,急急忙忙回到院子里,开了宾利车出来,又下车转身把院门关严锁好,心里琢磨着以后得天天开车出入了,这门太不方便,有时间最好是装个遥控的自动门。

  一边琢磨一边把门锁上,刚一转身,就听有人大喊:“苏主任,您这是要出门啊!”

  呦,又一个叫苏主任的,我扭头循声一瞧,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穿着身中式休闲装,正大步流星从远处走过来,脚下生风,脸上带笑,大声招呼,“苏主任这么早就出去啊!”

  这语气态度显得挺熟,可问题是我不认识这货啊,只好问:“你找我有事儿啊?”

  “您不记得了我?”老头语气夸张,“您忘记了,我们可是一起并肩作过战驱过邪的战友啊!”

  靠,怎么又冒出一个并肩作过战驱过邪的战友来?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