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第二十四章 ,开洞偷蛋

米兰Lady2020-04-14 23:44:2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啪”,一只苍白的手合上了笔记本。

  秋鸣趴在桌上紧闭着双眼,眼睛好疼。

  眉头皱挂在额头中央,好疼。

  他仰起头来双手肘子撑在桌子上,捏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凹进掌心,掌心褶皱的皮肤之间滴下来鲜血!

  终于。

  眼角流下来了猩红,淌在脸颊上面,配上一个淡淡的笑容。

  “哥,怎么又发病了”,秋鸣的妹妹秋蕞穿着粉红色睡衣站在书房门口看着哥哥的背影。

  “哦,没事”,秋鸣低下来头哒吧着染上血丝的嘴唇,是刚刚咬破了嘴唇。

  秋蕞走进书房看到哥哥拳头之中似乎染上了猩红,她揉揉眼睛再看了一眼,没有看错!

  秋蕞开口说道:“哥,不要这样,咱们去医院”,其担心与自责不由自主挂在脸上。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跟我提医院!不要提医院!”,低头的秋鸣蓦然睁开眼睛,面色凶狠。

  “可”,哥哥生气的语气让秋蕞刚要说的话咽了下去,眼睛慢慢爬上了血丝。

  “不要再说了!”,秋鸣闭上染上鲜血的眼睛语气缓解下来,“秋蕞,哥没事,你回房去吧,我去洗个澡就睡了”

  秋蕞缩一下鼻子抿抿嘴唇,看着哥哥的背。

  时间如同沥青流动,很慢。

  “那早点休息”,秋蕞走到门口又转头看了看哥哥。

  ··

  痛意退去,眼角不再流出猩红。秋鸣慢慢睁开眼睛,鲜血粘在眼珠上面,看到的只是一片又一片的阴影。

  染上鲜血的手翻开笔记本,还是刚刚的记事本页面,零零几字,“谁能杀了我”。

  秋鸣呆痴的看了一下外面,黑色的天空披挂在城市上面,安抚着熟睡的生物。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电脑,一番Ctrl+A与delet带走那五个字,接连Alt+F4退出应用关闭电脑再转身走出书房

  白色电脑壳上黑红的血迹如同一只真手!

  ···

  水流冲刷着秋鸣手上的鲜血,红色的水流激荡在水池当中,在漏口上面盘旋,整个下水管像是在贪婪的吞噬鲜红的流水。

  秋鸣捧上一手窝子水拍打在眼睛上面,他眨巴眼睛,洗涤眼珠子上面的血迹。

  抬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还残留着血痂的脸,惨白的脸上挂上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

  秋鸣抬头看着沐浴头,喉结上下翻动,在渴望。

  他直接将水阀开向凉水的最大处,面朝着沐浴头。

  他想感受,滴水之刑!

  冰凉的水打在眼睛上面,他努力睁大着眼珠子,水珠撞击在黑色的瞳孔上,破碎弹开,仿佛有千万只铁针扎在眼珠子上面,痛苦难忍,他不得不眨巴眼睛,试图再坚持一会。

  然而,水流灌进他的鼻腔当中,胸口在起伏之下纳入了更多的水流,仿佛置身在大海深处,面向死亡。

  他感觉此刻时间像是失去了生命,就像冰冻的河水。

  秋鸣突然底下头去,双手趴在墙壁上,断断续续咳嗽,虚脱的他扬起眉毛拉起嘴角,呵,懦夫。

  水从他的背上弹射到瓷砖上面,不断的滑下去,汇流到水漏上面,形成小小的漩涡。

  冰凉凉的感觉似乎这才传递到秋鸣的大脑,他不停的打着哆嗦,急忙闪到一边将水阀开到热水处。

  他重新回到镜子旁,看着里面通红的眼睛,他想哭。

  他张开嘴似乎要说话,因为眼睛又在流血了。

  他急忙回到沐浴头下面,面孔对着渐暖的水流逆行而上。

  水从头发间滑下,从鼻梁上跌落,从嘴角边淌过。

  水流刺激着眼睛,冲刷着鲜血,红色水流在白色脸颊分支流淌,在下巴荡漾,在脖子滑过,在胸膛冲刷。

  他背靠着墙壁,

  他缓缓滑下,

  他瘫坐在地板上,

  他伸手接下水流,

  他看着手心里的新的旧的伤口,

  他惨然一笑,

  他血流满面。

  红色的水流滑落在地板上,荡来荡去好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但更像一幅画作。

  水漏似乎在吞血!

  秋鸣拖着憔悴的身体走出卫生间,头上湿漉漉的,看起来似乎是黏糊糊的。

  他走到房间门口,手放在手把上面就要进去,突然斜头眼睛瞟向妹妹的房间,“早点睡”。

  秋鸣回过头缓慢的打开自己卧室门,看了看墙壁,全是黑色与红色交织的图案。

  狰狞的厉鬼,烧焦的树干,妖艳的女子,疮痍的男子,黑色的楼梯。

  这是墙上的图案。

  他的目光慢慢扫过它们,冷不打钉的哼了一声。

  ···

  秋蕞点点头闭上微开的门,眼睛看向窗户,外面的月亮你为什么要躲在黑云之间。

  秋蕞躺在床上褪去衣裳,光洁的身体隐藏在被子里面,手捉弄着被子,弄出“嘘窣”声音,她探出眼睛望向哥哥的房间方向,目光柔柔。

  ···

  夜色芸城,灯火灼耀;绵延路灯,托醒路人。

  外面的灯光洒在客厅日历本上,印着是22年7月。

  ·~·~·

  三年前圣诞节。

  正读芸城科技大学机械专业大三学生秋鸣翻开柜子,拿出设计许久的折纸,准备去向她告白。

  “哥,干嘛去?”,秋蕞听到开门声赶紧放下手中的事情,跑出书房。

  秋鸣提起手中的鞋子,抬头看了一眼妹妹,继续穿鞋,“出去一趟。”

  秋蕞看到他旁边的鼓起的背包,顿了一下,“出去找她么?”。

  哥哥抬起头望了望妹妹,继续穿鞋,“嗯”。

  秋蕞弹了一下眼角,微微跳动喉结,欲言又止。

  她深吸一口气,“哥,别去了”。

  “嗯?”,秋鸣穿好鞋子背上背包,“你说什么?”

  “我说,你,还是,别去了。”

  秋鸣锁紧眉头,“说什么呢,你!”

  “哥,别去了,她不值得你爱!”,秋蕞拉下嘴角,眼角微湿。

  “别乱说话!”,哥哥回过头面向电梯。

  “我没有乱说!”妹妹就快要嘶叫。

  “我爱她我值得!”秋鸣丢下一句话,披上蓝色外套,“碰”一声带上门走向电梯。

  秋蕞后退几步,靠在墙上,眼角银珠滚滚落下。

  秋鸣走进电梯中靠在一边,双手抱头。

  她哭了。

  他烦了。

  电梯门静静关上,他急忙按上开门按钮。

  门缓缓拉开。

  他对着家门口低下头,又急忙转过身按倒关门按钮。

  外面的光线消失在门缝当中,又随着门缝灌射进来。

  秋蕞擦干眼泪,跑到阳台栏杆处,望着楼下的门口处。

  一会后没见到出来的他,嘴角慢慢向上弯起来。

  突然,一抹蓝色跑进了她的瞳孔。

  眼睛又泛射出泪光。

  他还是去了。

  她无力的趴在栏杆处,泪水滴嗒。

  秋鸣走出大门,努力不抬头往家里看,靠在路边而行。

  一滴泪水打在他的脸上,他轻轻的抹去。

  小区大门口,秋鸣缓缓转过头看向家,看到了妹妹进去的背影。

  秋蕞躺在沙发上,用抱枕盖着脸蛋。

  泪水滑落在沙发布垫上,浸染一片。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