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第四十章 、猎龙者

米兰Lady2020-04-13 21:04: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远远的高山上,太阳逐渐的露出鱼肚白,晨阳那淡淡的光线,透过闭合的窗户缝隙,照进这昏暗的房间,照在安小白的脸上,印出一个淡淡的银色十字架。

  似乎是感受到了温暖,安小白缓缓的睁开双眸,这时,他眼中仿佛似有波光在流转,深邃不可知其意,不过这种场景,在他开眼之后,一会儿就逐渐的隐没了。经过一夜修炼,他的境界已逐渐稳固下来了,已经在引灵一重天初期了。

  微微吐了一口浊气,他才悠悠开口道:“这算是,正式踏上修仙路了。”

  想起了昨日自己突破时那种恐怖的场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爆体而亡,这让他真想苦笑一番,这修仙道路并非自己所想的那么顺利,也许以后会更艰难!

  在感慨一番后,正当他准备起身穿衣物出去的时候,房门却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安大哥,你醒了吗?”一个如同绵羊般柔软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房间。

  “醒了,等一下,我这就出去……”

  “哦!好的,我等你。”

  听到外面回答,安小白翻身下床,急急忙忙的把旁边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就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见到还在扣着衣服扣子的安大哥,雅儿轻笑一声:“大哥,你这么着急干嘛?我不是说了,我等你。”

  “哈哈,男生怎么能要让女生等呢!走了。”已扣好扣子的安小白,轻笑道。

  两人走出房子之后,到了外面光线明亮的院子,安小白才发现雅儿玉手手里面还拿着一个蓝色小包裹。

  指着包裹,安小白好奇的问道:“雅儿,这里是?”

  听闻他问自己,雅儿当是就露出了一个顽皮的微笑,这一笑,人比花更娇。

  看着在眼前这清纯、娇美的女子,安小白不由点了点头。穿着青色罗裙的雅儿,果然在阳光下比在黑夜中要好看许多。

  见安大哥上下打量自己,且眼中时不时露出赞赏的目光,雅儿的小脸爬上了一抹淡淡的粉红,她低下头,轻声细语道:“安大哥,包裹里面有衣服和我全部的家当,还有几个大饼。”

  安小白轻一“嗯”声,两人就走岀了院子。

  关上了大门,这青衣姑娘三步一回头,望着自家的院子,美眸中含着那满满的不舍,可最后她为了自己,她一咬牙,还是选择离开这。

  凌霄县离这里并不远,他们刚好在辰时来到。进入城中,安小白望着这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场景,看着大街小巷,来来往往的客商,他感觉这里比青山县繁华多了。

  只是那锱铢必较的商人与小贩,却让这里多了几分铜臭味。也许金钱与人情味本来就是不对等,不然也不会有那一句,一入豪门深似海,最是无情帝王家。拥有金钱最多的地方,人情味就会最少!

  “安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呆呆的望着街市呢?”雅儿小心拉扯着,呆住在城门入口的安大哥衣角,柔声的问着。

  “哦!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我们走吧!”安小白轻笑道。

  他俊俏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大手拉在雅儿的小手上了,两人就向凌霄剑阁的选拔地走去。

  “哎呦~”

  在雅儿的黄泥房前,那片茂密的森林内,一个被打成熊猫脸的家伙抚着腰,哎哎哟哟的从下面爬上来。

  刚爬到路面的王大虎,就直接跪了下去,他用手使劲的捶着那黄泥,失声痛哭道:“怎么会这样,女神怎么会有棒棒,我不相信,呜呜呜……”

  他哭得十分之惨,只是这内容让人听得怎么也悲伤不起来!

  王大虎一锤地板上,怒声喝道:“我不相信,我一定要叫表哥帮我抓到女神,我要再看一遍,再确认一遍……”

  说罢,王大虎这家伙就发疯似的,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家。

  在街上随意问了几个人,安公子与雅儿小姐就找到了凌霄剑阁的选拔地,那是这一处宽阔的演兵场,大概有一个正规的足球场那么大,只是这时被凌霄剑阁征用了,周围全是带着利剑,身着白袍的凌霄剑阁弟子。

  安公子与雅儿小姐看着这从街尾差不多排到街头的长队伍,望着队伍里面高矮胖瘦,男女老少,两人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了惊讶。

  不是吧,这么多人?安小白暗自的嘀咕了一句。

  他大步流星走到对现在队伍最后面,那个麻衣青年身旁,拍着他的肩膀,自来熟的问道:“大哥,你是哪时候排队的?”

  麻衣青年被拍肩,当即转头一看,就见身后有一个身穿破破烂烂衣裳的小白脸,青年瞥给了一眼跟在安小白旁边那貌美如花的姑娘,当十分嫉妒的,怒喝道:“谁是你大哥,别跟我瞎套近乎……老子半个时辰前就来了,你要排就排,不排拉倒,后面还有人要来呢……”

  安小白听着这家伙羡慕嫉妒恨的语气,也不跟他计较,反而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后面又急匆匆来的三个人,趁着三人还未排队,赶忙拉着雅儿排队。

  两人排进队里面就有点后悔了,这队伍太长了,到了中午骄阳似火的时候,还没有排到他们。

  “咕——咕——”

  安小白感觉又热又饿,整人都快晕倒了。

  “卖凉粉了,卖凉粉了。”

  卖货郎推着一个小推车,从街尾一直叫到安小白面前,安姑爷本想买一碗凉粉,可摸遍全身发现没有一个铜板,这时候他才记起来自己所有的钱,都分给了钱管事和小青他们了。

  眼铮铮看着美味的凉粉从面前走过,他的肚子更加饿了,叫声音更加大了。

  雅儿打开包裹,从里面拿着两个大饼,在安小白的面前晃了晃,巧笑盈盈道:“安大哥,你要吃饼吗?”

  “当然要了,肚子好饿。”

  安公子笑着从雅儿手中取过一个大饼,拿起这大饼就直接送入口中,几口下去,大饼就被吃完了。食物入肚,他整个人舒服了许多。

  两人吃饱后又继续等,只是一等,就又是三点小时。

  “下一个。”

  在昏昏沉沉中的安小白听到这一声之后,还以为到了自己,正要上前,却被前面人一把推住了。

  “小子,你想插队啊……他叫的是我,不是你。”麻衣青年一脸傲气道。

  本昏昏欲睡的安小白,见到他这样子,人都被笑醒了。这都没选呢,你就以为自己就是凌霄阁弟子了。

  正想与这青年说两句,哪知,这青年就大步流星的走到了简易木棚下面,来到两位老者面前。

  这时,站在队伍最前面的安小白望着青年,见他把袖子撸起来,露出那里面的小麦色皮肤,安公子就是一阵嫉妒。为什么我没有那种小麦色的皮肤?

  木棚下,白发苍苍却精神健硕的老者,见青年已经把手臂放到了枕布上,这才慢悠悠的伸出那枯瘦的手,搭在那年轻的手上。

  老者闭目沉默一阵,摇了摇头,表示眼前这人不合格。

  麻衣青年看到老者这种神态,知道自己不合格了,当即一把抓住老者的手臂,急切的说道:“老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我周围的人可都说我有练武的天赋,不信您再摸摸看,您再摸摸看……”

  老者看了一眼,还在胡搅蛮缠的青年,挥了挥手,当即就有两名凌霄剑阁的弟子把这哭爹喊娘的青年拖了出去。

  安小白看着那被拖出去的青年,不要咂了咂舌。这家伙一看就是炮灰的料,怎么可能跟我这种主角相比呢!

  “下一位。”旁边那名叫人的侍从再次开口了,只是还在感慨的安小白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

  “安大哥,到你了。”雅儿轻推了一下,前面未有动作的安小白。

  “啊!哦~”身体一抖,安小白回过神来,抹了一把嘴角不存在的口水,就龙行虎步的走到那简易木板遮阳棚下。

  一屁股坐在凳上,望着这两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安小白撸起袖子,露出那白花花的手臂,然后就搭在了那枕布上。

  许长老打量了一眼,这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白脸。他很是好奇,一个皮肤这么白皙的人,怎么会穿的如此寒酸呢?

  “小伙子,你身体怎么这么白的?”许长老轻轻开口,他的声音有些低沉。

  听着这问题,安小白当即正襟危坐,轻咳一声,这才缓缓解释道:“老先生,我这是天生的。”

  老者听到这个答案,疑惑的望了一眼安小白,不过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老者伸出如同老树皮般手,搭在安小白那白皙如玉的手臂上,他闭上眼,仔细地感受着眼前这小白脸的根骨。只是,越是感受,他越是心惊,到最后那白眉开始紧皱起来。

  老者猛的睁开眼睛,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不顾周围人惊讶的目光,伸出另一只枯瘦的手,两只手同时在安小白的右臂上,仔细的摸索一阵。

  摸到最后,这许长老心里面不要嘀咕道:怎么会呢?怎么会没有呢?

  不知道真相的安小白还以为老者有了重大发现,正准备说自己是天纵奇才,练武的好材料,要收自己关为关门弟子之类的话时,结果却让他很失望。

  他只听到老者轻咦一声:“怎么回事?我怎么探索不到了你的根骨呢?”

  旁边早就不耐烦的老妪听到这话,当即挥了挥手,沉声说道:“摸不到就不要摸了……小高,叫下一位来。”

  老妪无情的话,直接宣告了安小白已经失败了,他耷拉着脑袋,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都是修仙者,怎么连个小小的武宗都进不去呢?而且听着老头所说,自己好像没那根骨,怎么可能呢?

  万分失落的他,缓缓的走出场外,只是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边上的护卫以为他太过伤心,想再停留一下,也没有着急赶他走。

  而边上前,撩开袖子的雅儿,看到安大哥呆呆的站在出口处,当即就想把手拉回来,带安大哥离开这伤心的地方。可她发现老妪那干瘦的老手,却死死地抓住着自己洁白的藕臂,任凭自己使出全身力气,却无法动弹丝毫。

  “老婆婆,你放手。”雅儿的不悦道。

  这时,雅儿已俏脸略带薄怒,而老妪旁边那许长老,也拉了一把自家师姐衣角,示意快点放手。

  被拉了衣角的老妪,却猛然回过神来,突然大声叫道:“天才,天纵之才呀!”

  老妪激动的拉着雅儿的手,颤声的说道:“姑娘,你一定要加入我们凌霄剑阁啊……我保证,你加入凌霄剑阁,你马上能成为内门弟子。”

  此话一出,满场惊讶。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