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第七章 “怪物”

米兰Lady2020-04-16 04:04:2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突破之后,叶凡感到浑身舒畅,神清气爽。

  他心满意足的睁开双眸,欣喜无比,距离上次突破之间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如今再度突破,实力更上一层,多亏这座晶石矿脉。

  从一个不能觉醒之人,到如今突破开脉境,这般速度,够很多人羡慕嫉妒恨了。

  别的不说,真武教中怕是就有很多人眼热。

  “突破开脉境了?!”秦武走到叶凡身边,笑着说了声。

  见到请勿走来,叶凡笑着说了声:“师父!”

  “虽然你的修炼速度很快了,然而,还是不够,开脉境太弱了。”秦武说了声,而后看了眼还在修炼中的若初。

  叶凡默默点头,他知道秦武的意思。

  莫说开脉境,即便是秦武如今神魄境的实力,依然弱的很,他还有很长的路的要走。

  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事,看向秦武,道:“对了,师父怎么找到这里的。”

  虽然他们藏得不是很隐蔽,却也不是那么轻松能够找到。

  “都是这个小混蛋,狗鼻子真是灵!”秦武没好气的指着正在艰难啃晶石的小白,脸色而有些黑。

  “小白?”

  叶凡一怔,失笑着摇了摇头,倒是将这小家伙忘了。

  狗鼻子本就很灵,小白又异于常狗,能寻到他们,倒也不奇怪。

  不过,这家伙在干什么,看它那痛苦的模样,以及口中溢散出的灵气,竟是在吃晶石,牙口真好。

  “师父是自己过来的吗?”叶凡响起了正事,开口问道。

  说起这个,秦武脸上浮现一抹怒意,愤声道:“教中一群老家伙,别的本事没有,阳奉阴违,拖拖拉拉的毛病,倒是得心应手,我担心你们有危险,便先一步赶来。”

  说着,他等了叶凡一眼,佯怒道:“你们也是,明知道血煞教有强者在此,还敢孤身前来,不要命了……”

  叶凡灿灿一笑,没有反驳,秦武看似在责怪他,实则更多的是关心,叶凡心中感到暖暖的。

  在真武教数年,他打心底认同的人不多,唯有师父秦武与若初二人而已。

  不过,听秦武说起那些老家伙,他心中也是有些怒意,道:“依我看,,还是师父的手段太温和,这才让他们养出这些坏毛病,这样下去,我真武教迟早有一天会被他们拖垮。”

  叶凡之言,倒不是危言耸听,那些老家伙,都是真武教的中坚力量,如今,大约也是与废人无异,有这些人在,真武教能有什么未来。

  “你有什么想法?”秦武问道,真武教,是该整顿一番了。

  “应该培养那些能够真正为真武教考虑的人,当他们有头一天能够独挡一面时,那些老家伙,也该回家养老了。”叶凡沉声道。

  一个宗派想要强大,甚至长盛不衰,靠的可不是那些尸位素餐的老家伙,而是新鲜的血液。

  秦武点点头,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多年的弊病根源,想要拔除,却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

  而且,教内弟子想要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强者,不仅需要大量的时间,更需要大量的资源。

  “师父还有有何顾虑?”叶凡看出了秦武的忧虑。

  “你说的自然没错,只是大量培养新人,以我真武教的底蕴怕是……”

  叶凡了然,笑了笑,伸出一指,指向周围的晶石矿脉,道:“若是以前,或许有些困难,而如今,有了这一座矿脉,再加上帝经,我真武教,何愁不能强盛起来?”

  秦武重重点头,没错,有了这座矿脉,的确足以支撑真武教多年发展。

  “只是,帝经太过重要,岂能轻易传出!”

  “这还不简单,可以先传下一部分,而后根据个人对教中的贡献,再决定要不要传授剩下部分,传授多少,到时候都是师傅说了算。”

  “退一步说,即便不为了真武教,为了帝经,他们也会全心全意的为真武教未来而努力。”

  “以利诱之,是否有些……”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秦武深深的看了叶凡一眼,此言倒是不错,如他,岂不就是为了真武教的利益,是同样的道理。

  见秦武点头,叶凡一笑,道:“师父既然来了,就别闲着了”

  “什么意思?”

  “师父先去拖住血煞教人,弟子就留在这里开矿,嘿嘿……”叶凡贼兮兮的笑着。

  “狡猾的小子,也罢,为师便去会会他们!”

  话音落下,转身就走,叶凡急忙叫了声:“师父!”

  “还有事?”

  “若初的储物戒装满了,师父把你的储物戒留下吧!”

  “咻!”

  秦武没有多言,直接将储物戒摘下,丢给叶凡。

  “小白,别吃了,干活!”拿着储物戒,叶凡叫了小白一声。

  “呜呜……”小白呜呜几声便不再搭理他。

  叶凡嘀咕几声也不在理会,再度化身矿工,乐此不疲开始开矿。

  于是,地下三人一狗,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互不干扰。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一些时间悄然而逝,东方天际出现一抹鱼肚白,光明将至。逐渐开始将黑暗驱散。

  血煞教临时营地旁,一眼看去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嘈杂声传荡而开。

  视线拉近,眼前足有数百人,竟是分为三方阵营,彼此间泾渭分明。

  其中两方势力,自然是有血煞教教主紫漠带领的血煞教众人,另一方,则是二长老严陌率领的真武教众人。

  至于另一方,他们人数最少,然而,无论是血煞教主紫漠,还是严陌,都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因为,他们来自大荒另一强大势力,大荒宗!

  以大荒为名,可不是一般人敢干的事。

  这些人皆是身着兽皮制作的衣衫,领头的是一位身材矮小干枯其貌不扬的老者。

  手里拿着一根比他自身还要高出一头的好似朽木一般的权杖,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在他身后,则是一群少男少女,年龄大约都与叶凡、若初相仿。

  男子肌体强健如虎豹,女子身材高挑干练,英姿飒爽,倒是呈现出另一种的美丽。

  就是这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以及一群少男少女,却足以震慑众人。

  即便是神魄境的紫漠,在面对老者时,也是面色凝重,不敢有丝毫的小觑之心。

  无论是他,还是严陌亦或是秦武都明白,虽然他们与大荒宗号称三大顶尖势力,但是,大荒宗最是神秘莫测,存在大荒时间之久远,已不可查,无人知道他们真是的实力有多强。

  但有一点却是可以可定,那就是一定比他们两教都要强,甚至即便他们联合起来,也不见的是是大荒宗之人的对手。

  便如眼前这般,这老者看起来行将就木,但是神魄境的紫漠,在面对他时,却感到莫大的压力,甚至是危险。

  如此这般对峙许久,终于紫漠率先开口,道:“诸位来此,想必都是为了这座晶石矿脉吧?!”

  诸人漠然,随意的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见诸人不言,紫漠也不觉尴尬,再度开口说道:“既然我们三方皆在此地,想来任何人想要独吞,都是不可能的。”

  说着,他隐晦的瞥了大荒宗的老者一眼,虽然没有明言,其意却是不言而喻。

  老者眼皮抖了抖,没有说话,他自然明白紫漠的意思,然而,心中却是冷笑不已,他们若真想独吞,大荒之中,何人能挡?

  严陌看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

  紫漠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反而看向大荒宗的老者,道:“石峰长老觉得该如何?”

  他倒是精明,直接将这问题丢给实力最强的石峰,也就是大荒宗那领头的老者,让他来说。

  石峰洗漱的眉头一抬,嘶哑的声音缓缓从他口中传出。

  “我觉得,自然是依实力分配……”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