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第三十五章 走

米兰Lady2020-04-14 05:24:3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韦小宝随着关安基,李力世等群豪来到大门外,只见二三百人八字排开,脸上均现兴奋之色。

  耳听得马蹄声渐近,尖头起处,十骑马奔了过来。当先三骑马上乘客,没等奔近便翻身下马。李力世等迎将上去,与那三人拉手说话,十分亲热。韦小宝听得其中一人说道:“总舵主在前面相候,请李大哥、关夫子几位过去”几个人站着商量了几句,李力世、关安基、祁彪清、玄贞道人等六人便即上马,和来人飞驰而去。

  群豪见这情势,总舵主多半是不会来了,但还是抱着万一希望,站在大门外相候,有的站得久了,便坐了下来。

  忽听得蹄声嫌诏,又有人驰来,坐在地下的会众都跃起身来,大家伸长脖子张望,均盼总舵主又召人前去相会,这次有自己的份儿。果然来的又是四名使者,为首一人下马抱拳,说道:“总舵主相请韦小宝韦爷两位,劳驾前去相会。”

  韦小宝也是十分高兴,心想:“大家叫我公公的叫得多了,倒没什么人叫我韦爷,哈哈,老子是韦小宝韦爷。”

  另一名使者将坐骑让给了韦小宝,自己另乘一马,跟随在后。五人沿着大路行不到三里,便转入右边的一条小路。一路上都有三三两两的汉子,或坐或行,巡视把守。为首的使者伸出中指、无名指、小指三根手指往地下一指,把守二人点点头,也伸手做个暗号。韦小宝见这些人所发暗号各各不同,也不知是何用意。又行了十二三里,来到一座庄院之前。守在门口的一名汉子大声叫道:“客人到”跟着大门打开,李力世、关安基,还有两名没见过面的汉子出来,抱拳说道:“韦爷,大驾光临,敝会总舵主有请。”韦小宝大乐,心想:“我这个韦爷毕竟走不了啦”

  韦小宝进了大厅。一名汉子向韦小宝道:“总舵主有请韦爷。”韦小宝来到一问厢房之外。那老者掀起门帷,房中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书生站起身来,笑容满脸,说道:“请进来”韦小宝走进房去,两只眼睛骨碌碌的乱转。关安基道:“这位是敝会陈总舵主。”

  韦小宝微微仰头向他瞧去,见这人神色和蔼,但目光如电,直射过来,不由得吃了一惊,双膝一曲,便即拜倒。那书生俯身扶起,笑道:“不用多礼。”韦小宝双臂被他一托,突然间全身一热,打了个颤,便拜不下去。

  总舵主指着一张椅子,微笑道:“请坐”自己先坐了,韦小宝便也坐下。

  韦小宝抬起头来,和他目光一触,一颗心不由得突突乱跳,满腹大吹法螺的胡说八道霎时间忘得干干净净,一开口便是真话,将如何得到康熙宠幸,鳌拜如何无礼,自己如何和小风子合力杀他之事说了。总舵主点了点头,左手一挥,关安基等四人都退了出房去,反手带上了门。总舵主负着双手,在室内走来走去,自言自语:“我天地会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前人从所未行的事。万事开创在我,骇人听闻,物议沸然,又何足论”他文绉绉的说话,韦小宝更加听不懂了。总舵主缓缓的道:“你可知我们天地会是干什么的”韦小宝道:“天地会反清复明,帮汉人,杀鞑子。”总舵主点头道:“正是你愿不愿意入我天地会做兄弟”

  韦小宝喜道:“那可好极了。”在他心目中,天地会会众个个是真正英雄好汉,想不到自己也能成为会中兄弟。

  总舵主道:“你要入会,倒也可以。只是我们干的是反清复明的可事,以汉人的江山为重,自己的身家性命为轻。再者,会里规知严得很,如果犯了,处罚很重,你须得好好想一想。”韦小宝道:“不用想,你有什么规矩,我守着便是。总舵主,你如许我入会,我可快活死啦。”总舵主收起了笑容,正色道:“这是极要紧的大事,生死攸关,可不是小孩子们的玩意。”韦小宝道:“我当然知道。我听人说,天地会行侠仗义,做得都是惊逃诏地的大事,怎么会是小孩子的玩意”总舵主微笑道:“知道了就好,本会入会时有誓词三十六条,又有禁十刑的严规。”说到这里,脸色沉了下来,道:“这些规矩,你眼前年纪还小,还用不上,不过其中有一条:凡我兄弟,须当信实为本,不得谎言诈骗。这一条,你能办到么”

  韦小宝微微一怔,道:“我自然不敢说谎。”

  总舵主凝视片刻,道:“你愿不愿拜我为师”韦小宝大喜,立即扑翻在地,连连嗑头,口称,口称:“师父”总舵主这次不再相扶,由他磕了十几个头,道:“够了”韦小宝喜孜孜的站起身来。

  总舵主道:“我姓陈,名近南。这陈近南三字,是江湖上所用。你今日既拜我为师,须得知道为师的真名。我真名叫作陈永华,永远的永,中华之华。”说到自己真名时,压低了声音。韦小宝道:“是徒弟牢牢记在心中,不敢泄漏。”

  陈近南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是改不了多少的。你年纪还小,性子浮动些,也没做什么坏事。以后须当时时记住我的话。我对徒儿管教极严,你如犯了本会的规矩,心术不正,为非作歹,为师的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也决不会怜惜。”说着左手一探,擦的一声响,将桌子角儿抓了一块下来,双手搓了几搓,木屑纷纷而下。韦上宝伸出了舌头,半天缩不进去,随即喜欢得心难搔,笑道:“我一定不做坏事。一做坏事,师父你就在我头上这么一抓,这么一搓。再说,只消做得几件坏事,师父你这手功夫便不能传授徒儿了。”

  陈近南道:“不用几件,只是一件坏事,你我便无师徒之份。”韦小宝道:“两件成不成”陈近南脸一板,道:“你给我正正经经的,少油嘴滑舌。一件便是一件,这种事也有讨价还价的”韦小宝应道:“是”心中却说道:“我做半件坏事,却又如何”

  陈近南不愿跟他多所纠缠,”站起身来,走向门口,道:“你跟我来。”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