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第一十五章 转移话题大法

米兰Lady2020-04-15 14:44: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季家的庄园占地辽阔,可以说半个虎鱼山都是季家的花园,从进了大门开始,景致便一下变得精致了起来,因为季月竹的一个叔公,就是享誉国际的一名顶级园林设计师,所以季家的园林设计,大多便是直接出自这位叔公之手。

  而整个季家,更是在尽可能的保留虎鱼山原本地质景貌的基础上,进行整合规划,使得整体风格更加统一。

  一般的访客,都是乘车直接开上半山腰的停车场,而后再去往宴会厅,不过李朝歌却拒绝了季方圆同乘一车的提议,他没兴趣跟那个揣着一肚子狐疑却憋着装深沉的季方圆坐在一个车厢里互相试探,便直接跟他说自己想要走上山去好散散身上的酒气。

  季方圆也没有强求,跟着后面跟上来的季方安两人坐上了车,他是被季方安拽来的,所以两人坐的都是季方安的车。

  看着身旁的季方安还是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季方圆没有想着跟季方安解释什么,没理由也没那个必要,而是坐在那里琢磨着刚刚李朝歌见到自己后的种种行为。

  不论是先声夺人抢占话语权,还是后来靠着跟季家划清界限来封住自己的口,种种行为,可一点都不像之前的李朝歌。

  他本来就是被季方安给硬拽出来的,对于季方安对付李朝歌的手段,虽说看不上眼,可他也不打算多说什么,只是如今却平白无故的因为这件事让李朝歌给按下了气焰,虽然说无伤大雅,可这个结果却值得他对李朝歌进行一番新的考量……。

  再说李朝歌,再拒绝了季方圆之后,他便离开了主车道,沿着周围园林景致中的登山路,缓步前行。

  虽然这条路是以山路改造修缮的,可是它却并无半点曲径幽深,道路平坦,两侧树木郁郁葱葱,修缮之后,不显杂乱,可也没有丢失了原本就有的蓬勃。

  李朝歌就沿着这条路向山上走,一边看着路边的精致,反倒觉得那些直接坐车一溜烟上去的人,白瞎了这里的美景。

  他此时心里平静的很,刚刚门口的那一出闹剧,他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就从季方圆的处理中就能看得出来,他其实也没怎么太过在意这件事,估计只是被季方安用什么理由骗出来的,不然以季方圆的性格,也做不出这么孩子气的谋划。

  不过既然是由程大数出面找自己麻烦,那这背后或许还有别人的影子也说不定。

  季方安一直以来被他姐姐保护的很好,虽然不算蠢笨,毕竟也是出身季家,但是却从来没接触过太多外面世界里的大灰狼,如果不是她姐姐在上面撑着,恐怕季方安早就直接让季方圆或者其他几个季家小辈里的领军人物给吞的脸连骨头都不剩了都有可能。

  他进入状态很快,虽然赘婿这个身份有些羞耻,但是毕竟自己曾经无数次成功攻略过这个游戏,曾经他甚至还试过一次开局靠着收购废品白手起家,积累了原始基金后便蛇吞象一般的吃下了整个季家,所以对于他来说,这次的展开甚至都算不上是地狱模式。

  如果是在入赘之前他穿越过来,那更是只能算是简单模式,毕竟拿下李家的继承权对于李朝歌来说,并不觉得特别困难。

  入赘之后嘛,难度勉强能提到困难,也就到头了。

  在这个世界,有很多很多的圈子,只要你身在圈子中,不管地位如何,你都会比那些圈子外挤破脑袋的人占据先天的优势。

  一边走着一边回忆着脑海中关于游戏的背景设定与之前的攻略,这一路到正好适合他好好整理一下自己与李朝歌的记忆。

  他此时心里明白,就凭现在这个身份这点能力,就想要从顶级财阀的诸多财阀家族的斗争中逃脱,未免有些不太现实,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涉局太深,想要脱身也不太可能,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在季家抬高自己的身份,抬高到让季家无法轻易就当做弃子舍去的程度才行。

  心里思索着如何让自己从一个无用的赘婿转变身份,走着走着,他突然看到有两人在他前方前行。

  看清两人的长相后,他顿时一挑眉,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他们二人。

  他看到两人时候,两人也同时看到了他,左边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笑着说道:“没想到还会有小家伙选择走着上山。”

  他的旁边站着的那人,岁数跟唐装老者相仿,看到李朝歌,皱了皱眉。

  李朝歌快步向前几步,走到了两人面前,先是对那另一个皱眉的老者问好道:“叔公好。”

  那老者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怎么喜欢李朝歌,但毕竟是也是入赘进来的半个自家人,所以沉吟片刻,还是问了一句:“怎么没坐车上山?”

  李朝歌笑道:“叔公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呵呵,这小子有点意思,扯谎竟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不成?”那唐装老者听到李朝歌的话后,笑着说道。

  “这不一样,虽然是假话,可也只是因为他不是叔公对我提出问题的答案,并不是谎话。”

  “哦?那我倒是好奇了,假话是什么?”

  “那自然是因为这等精美的景色,就那么坐车匆匆一览而过,未免太过可惜了。不如一步一步走上去,看的也能细致些。”李朝歌当下说道。

  季家这位叔公,那是真的喜欢园林设计,要不然也不能放着季家这么大的财产不去经商而跑去做这种事情,所以此时听到李朝歌的马屁,虽然就是摆明了说给自己听的,可是听到耳朵里却还是觉得心情不错。

  “那真话呢?”唐装老者问道。

  “真话其实是我来之前多喝了几口酒,怕身上酒气让月竹她们闻到生气,所以慢慢走上去,散散酒气。”李朝歌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能借此机会看看这园林景色,当然是更好不过了。”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倒是油腔滑调的很。”唐装老者朗声一笑,点着李朝歌说道。

  李朝歌也不反驳,只是好像腼腆一样,挠了挠头。

  季月竹的叔公此时到也有些惊奇的看着李朝歌,以往的李朝歌,对自己阿谀奉承也有,可此时像这般不卑不亢的站在自己面前坦然说话的场面,他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之后,三人便共同向着山上走去,一路上,基本就是两个老人在就着某处设计争吵上两句,李朝歌在一旁一言不发的静静听着。

  如果两人实在是吵得不可开交了,俩人就会同时把目光看到李朝歌的身上,每到这时,李朝歌也不做那两不偏帮的虚伪事,直接就站到了季月竹叔公这头,帮着他装声势‘讨伐’唐装老者。

  马屁直拍,讲究个毫不掩饰!

  你表现的越不要脸,听的人反而才会开心。

  李朝歌境界要更高些,一般他听别人说他要脸,那感觉跟骂他一样。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