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第二十二章 :玄清现世

米兰Lady2020-04-15 03:04: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念无生的话音落毕后,普慧想也不想地就睁开眼来点头答应。清岳也不知其应承了何事,不过心头有股微妙的感觉。

这片芥子空间本就灰蒙蒙的,现在更显阴沉。那倒下去的一众身上开始长出一根根金色的丝线,将他们串联起来,上有星辉闪耀。

念无生和清岳只一会儿便被那灿烂星辉围住,斗转星移间随这些沉沦之人离去,进到须弥幻境之中。

他两并非是意识沉浸其中而是本体遁入这须弥幻境。普慧听完百年间的大事后,原本爽快答应了念无生的事就变成了犹豫要不要答应。陌无念所行之事亦是念无生之过往,单凭他的片面之词,自己还不能完全相信他。

接着念无生就以心声提出让他和清岳进到幻境,他能唤醒谁就带走谁,同时普慧也不要插手幻境中发生的事。

普慧觉得可以一试,也正好验证一番此人到底是不是应运之人。于是便操纵须弥幻境将两人吸纳进去,自己就在外边擦亮眼睛好生旁观。

须弥幻境中,念无生和清岳落在镜明海之下的一处战场上。身边有无数虚幻的身影穿过他们的实体,两方对垒厮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落入幻境之中的清岳骂骂咧咧道:“就知道这老秃驴没安好心,小子小心了,这里虽然都只是一些虚幻的景象。可是遇到那些被困在这里的你一样有危险。”

清岳不忘提醒念无生,可当他转头时却发现念无生消失不见了,在他堂堂守一修士的眼皮底下消失不见,权当是普慧在作祟。

进到须弥幻境并和清岳分开之后,念无生就没有诸多顾忌了。口中念着晦涩冗长的咒语,咒语结束之后,那鲜血淋漓的另一座意识碑林脱离身体的保护,浮在念无生手中。是时候逼出另一个自己了。

那属于陌无念的意识从血色碑林飞出,在这须弥幻境中凝实。虽说唤醒万阳宗的人才是正事,但也不妨碍自己先教训一番清岳替他的苍曜出气。而且这也不失为一个障眼法,让煞界的人以为陌无念也栽在普慧手上了。

醒过来的陌无念迷茫地看着四周,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过外边的风景了,每天都在碑林拷问自己。他也知道念无生把他放出来的目的,没有办法,既然事关苍曜那么自己就破例出手一次。首先先找到那个家伙,最好是能伪装成自己一直就待在那的样子。不管苍曜在不在以自己的实力哪怕不用玄力,对付一个守一还是绰绰有余的,他的境界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不是念无生记忆中所载的守一。

清岳不管这些虚影幻象,一路往前奔走,途中也不见念无生的人影倒是遇到不少万阳宗和娑婆天的门人还有几个失踪已久的老牌强者,不过他们意识所化是彻底沉浸在这幻境中了,跟这些幻象厮混在一起共同行动。

行至前面的峡谷,那些虚影渐渐减少,似是不愿意在此逗留。感到一丝古怪的清岳也警惕起来,见到前边有一个人影站起身来,其气息稍微逸散让整片幻境动荡不已,上边的星辉开始涣散。

在外的普慧口诵佛经,无量金光浇筑在金线上,让涣散的星辉稳定下来。看来这位施主的实力非同小可,难怪有把握说唤醒他们。

清岳被面前这人的恐怖神识锁定,压抑得让他气机不畅,哪怕被这须弥幻境所困都没有这种感觉,看来自己这是遇上了大敌。

清气在体表流转清岳的气机很快就恢复正常,轻叱一声,无穷尽的清气化作千军万马冲杀向那人影。

人影动了起来,双手往上一提,胸前也跟着提了一口气发出一声清亮的鸣响。无形的神识之音在青色的千军万马之中如波浪扩散开来,让他们化作缕缕青烟消散在幻境中。

清岳也被那音波震慑得心神晃动,体内凝练的清气如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

这又是何人,仅凭神识之力就有如此实力。清岳实在想不通,要说普慧比他强,强在上古修炼之法比图腾之法要更完整。而面前这个落入幻境的不知名人物,神识之力强横到能瓦解自己的守一境的清气,实在不该。走在守一之上的图腾修行者真的存在吗?真要这么强又怎么会被伪佛擒住投放到这须弥幻境中。

可惜清岳的疑问是得不到解答了,陌无念的神识再变,宛如万剑出鞘,铮铮而鸣。锋锐无匹的神识万刃直接贯穿清岳的躯体,没有血如泉涌只有无尽的疼痛在清岳的神识上弥漫开来。一声惨叫之后他就被轰出了须弥幻境,留下一句,“辱你者,天阙宫陌无念。”

意识在最后收到这一句话后,清岳是一口逆血喷了出来,再因神识受到重创昏死过去。

芥子空间里,普慧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清岳,以佛光贯通他全身,同时漫入碑林中滋养他那受创的神识。何必如此戾气行事呢?

之后陌无念的神识重新回到念无生手上的血色碑林中,那血色碑林也没入其体内。出了一口恶气之后,整个人是身心舒畅,也算对苍曜有一个交代了。现在自己就该把万阳宗的人一个一个从幻境中揪出来再唤醒了。

就如刚才所试验的那番,将神识强硬地从这须弥幻境中轰出去,可是不靠陌无念的神识的话,自己就算是煞力和神识全部用光也做不到吧。

陌无念肯定不是会再次出手的了,犯难的念无生在原地打转。这时,魔曜中的那一点红芒浮现,从黑焰中吐出一件锥子模样的器具落在念无生面前,锥锋之上寒芒点点。

“这天底下没有它贯不穿的神识,借于你一用。”那位存在的声音再次在念无生心间响起。

捡起这柄长锥后,念无生的脑海里就多出了它的使用之法,只消将其插在神识所化之上,再注入些许煞力便会让它四分五裂,到时自然就会被须弥幻境给请出去。

不过耗费的煞力之多,每用一次就要抽干念无生的煞力,谁让他只是一个练气境的小小修士。既然如此自己要救的人就要好好选上一选了。这普慧大师也真是的,直接将万阳宗的门人交于自己不就好了。

念无生继续在这须弥幻境中走动起来,先找找看万阳宗的人都在哪儿。

大群山上仙踪阵的出现引起了很多修士的关注,更令人好奇的是,那被布下的阵法不到一个时辰便因无人操控而自动溃散。听说是万阳宗和娑婆天的人在谋划对付那消失了百年的伪佛,可现在看来他们多半是凶多吉少。这一天之内,大群山就被万阳宗再派出的人封锁起来。

地岐谷的那位镇灵现在仍是惴惴不安,自上午那位大人的踪迹消失后,自己的心血来潮又警示了自己一次。现在它是如惊弓之鸟,在自己的大本营中都感觉不到安全感。

出谷历练的十人在白昼过后也是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不过通过宗门的传讯也是得知了大群山的异变,也被告知不允许去那附近。

白溯是回到了逐鹿城那,武云也是回到了如云郡,何玉书则是一路往南,经过了太泽堡,直指蛮荒之地。李梦则直接在太平野上停了下来,感应到什么之后不管不顾地睡了起来。成浩然、顾天涯和燕未明三人恰好是打算去大群山,得到宗门告示后只好在禹城停留。易卜和韩灿杰则是约好一同去娑城再去那婆城。林启东一人则是去到了太泽堡那,与人的约定也该去履行了。十人的历练之旅就此正式开始。

忙活了半天之后,念无生终于是把万阳宗众人的意识聚集在了一起,赵奕那烛火大小的神识小人也是在此。他都感觉不用那破神锥自己用煞力都能把他轰出去,所以念无生提着玄黄用黑色的剑罡给这神识小人来上一下后,疼痛感盖过了嗔念,须弥幻境也将赵奕踢了出去。

下一个他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神识之力最浓郁的那一个,正好是万阳宗的龚长老,不能全救的话自己当然是要救位高权重的,救些小猫小狗怎么能和万阳宗搭上更深的关系呢。神识之力最强的那个理所当然就是他们的领头人。唤醒赵奕的话是因为和他还算相熟,同时也不是那么困难,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

手中的长锥精确地刺在龚长老的眉心上,艰难地深入进去,待到长锥彻底没入后。念无生的墨色煞力源源不断地流入长锥之中,足足半刻钟过去了,龚长老的神识上开始有道道裂缝自那贯入的长锥蔓延开来,然后便四分五裂地散落一地再被须弥幻境送了出去。

芥子空间中的普慧大师看着第三个被送出来的人,陷入了沉思,不过还是投射了一道佛光过去。该让那位施主消停消停了,这般作为实非他本意。

气喘吁吁的念无生一屁股坐在似水非水的幻境地面上,体内的煞气不断炼成煞力补充亏缺。自己要是想把这些都救走没个十天半个月都不可能完工。两个时辰过去后,自觉状态不错的念无生举起了长锥,把目标对向了另一个神识不弱的万阳宗执事。长锥就要落下之时,自己却被整个须弥幻境所排斥,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芥子空间之中了。

“罢了罢了,就依施主所说放了万阳宗的人。小僧实在是无力再让他们沐浴佛光来汇聚破散的神识了。希望施主能与小僧约法三章,施主能做到,小僧也能立马放人。”普慧有些无奈还带着虚弱的声音传入念无生耳中。

这神识的创伤没有那么容易就能治好,自己要亏损修为祭出舍利之上的佛光才能保全他们的性命。救治三人之后,尤其是清岳和那龚长老,自己都有点神志不清了。自己也不能见死不救索性答应了念无生的要求。

“大师请讲,只要不违背我的行事原则,小子肯定能做到。”念无生见有戏,不用自己那般劳费力气也满口答应下来。

“一不得滥杀无辜,二不危机两界根基,三不想别人透露小僧的行踪。”普慧微笑着告之念无生三个要求。

这三个要求不用说完念无生都答应下来:“好,我答应。”

“那就交给施主了。”普慧两手一摊,万阳宗的众人的身体全部飞了过来,神识全部并入体内,眼中的血丝消失,气息平稳,还有昏过去的清岳和普狮上人也在其中。普狮上人他思虑再三也决定放出,娑婆天不可一日无主。然后普慧也施展神通将他们放入一个锦囊之中,交给念无生,他们离开锦囊片刻后自然会醒来。

“小僧这里有一番对施主说。前尘往事虽不过只是这个世界运转的一小部分,但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块,沉湎于其中和否定它都不应该。自己该以何种态度去接受他就全看施主了。”普慧再次双掌合十对念无生行了一礼,然后念无生带着锦囊就消失在芥子空间中。

大群山中,念无生从一粒尘沙中飞出,在那处幽谷中重见天日,那粒砂砾也随风飘逝离开大群山。

念无生赶忙将锦囊打开,将众人吞吐在地面上。他率先走到清岳旁边,等候下一刻众人的苏醒。果然醒来的众人云里雾里的,好似大梦一场,在镜明海之下参与到玄煞之争中去。他们不是应该要找那伪佛所在的芥子空间吗?然后他们就被那芥子空间吸走了,连龚长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不过看到赵奕也在这儿,既是奇怪也是松了口气,算是对老友有个交代了。不过这清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醒过来的清岳也不知自己怎么回到了大群山中,依稀记得自己被那陌无念的神识伤得极重,现在怎么跟没事一样。随即传音给念无生问道发生何事。

念无生随便胡诌了一番,说是普慧出手将他们放了出来,他只跟娑婆天的有恩怨,其余的也无关紧要放就放了。然后还让清岳等等揽一下功劳上身,对地岐谷和万阳宗两宗关系绝对有利无害。清岳可不信念无生的鬼话,绝对是发生了什么普慧才肯放人的,这小子身上不合常理的事真是越来越多了。

至于普狮上人见只剩自己一人一时难以接受也默默无语。最后还是龚长老打破沉默向清岳问道:“地岐谷的道友可是知道发生了什么?”

清岳想说却又说不出口,还是念无生接过话茬答道:“没错,我和清岳导师当时在附近看到仙踪阵起便好奇前来一观。正好赶上那伪佛以一粒芥子就要收摄你们,清岳导师站了出来和大战良久才将他击退保住你们。现在清岳导师的神识受创还没缓过来,请各位见谅。”

“那我娑婆天的弟子呢?”普狮上人虽然已经猜到但还是想要一个亲口的答复。

“我们赶到时只剩你们了。”念无生当然不会和他说实话,就当是已经被普惠收走了。

得到了答复的普狮强作镇定,致了声谢后便告辞,他要回娑婆天和长老院往后该如何了。

“我就说我们有缘,这次还欠你们地岐谷一个天大的人情,谢啦。”赵奕抢在龚长老前致谢。龚长老也对清岳行了个半礼以表谢意,不管两宗暗地争斗如何,至少在自己掌管宗门时绝不会为难地岐谷或与其相争。

“龚长老客气了,两宗本就是同盟,我伸出援手本就应该。如果无事我等就先回谷休养了。”清岳觉得不好意思,强装出一副虚弱的表情后就要告辞,带着念无生回谷去。

龚长老递出一瓶有戳印的玉瓶丹药,沉声道:“这里有一瓶孕养神意的丹药,清岳道友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收下。日后二位有空来我万阳宗做客必会奉为上宾。”

“好,日后有空定会去贵宗做客。骄阳东起之地我可是向往已久了,告辞。”清岳和念无生对众人抱拳后,两人穿行在山河之间,消失在大群山中。

龚长老和万阳宗众人找到了赵奕又无一人损失,自是皆大欢喜地回到金乌狱中的万阳宗去。

施展妙法后,两人回到地岐谷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把念无生送回居所后,清岳就离开了,他要好好消化一下今日挨的两顿揍。不谈普慧,陌无念一人比他强的太多,无愧于传说之名,尽管他被陌无念以神识手段重创,可收获也同样不小。比起普慧的上古修法,还是同样修炼图腾的陌无念给他的启示更多,别看他没有动用苍曜的玄力,实际上神识的运用和玄力也是相差不远的。

下一次见面他可不会如此狼狈了,不过大概也没有这个机会了。落在普慧手中,就算在守一之上也不见得能脱身,不然为何还被困于须弥幻境中,虽然比起那些半吊子来说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嘛,自己还是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

念无生决定不虚此行,既收获到万阳宗的友谊又对整个煞界了解更深。重点是那普慧对他的告诫,应该说是对陌无念的告诫。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