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第二十三章 尽在不言

米兰Lady2020-04-15 01:24:2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宗明怎么样了?”尘心寒声问道。

对于随时准备出手击杀自己的尘心三人,甲殷并不惊慌,反而笑着说道:“几位是想在这里说清楚吗?早饭吃完了,不如由在下做东,请三位喝个茶,顺便多谢昨日仗义援手。”

尘心玩味的看了甲殷一眼,开口说道:“也好,天色尚早,不如一起到楼上喝一杯。”

进入房间内,尘心三人便分散着站在门和窗子跟前,隐隐将甲殷围在中间,甲殷则没事人一样在房间内的桌边坐了下来。

“现在可以说了吧,宗明到底如何了?”尘心眯起眼睛说道。

“诸位不要如此紧张,尽管放心好了,宗明现在很好,被宗主收为关门弟子,并且留在身边亲自指导,若按照辈分来算,我还得叫他一声师叔……”甲殷耸耸肩说道。

听到宗明没事儿,三人这才放下心来,尘心上前坐到甲殷对面,提起茶壶给甲殷添了一杯茶:“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宗明告诉你的?”

“宗师叔对你们的样貌身形守口如瓶,怎么会说呢,当日你们被各大势力追杀之际,我流云阁也本想参与的,后来宗师叔在大殿之上冒死恳求宗主和各位长老,宗主才放弃插手此事的,并且严令宗门上下不得私自找你们麻烦,若不然以我流云阁在西北的势力,只怕你们也没机会跑到这大荒洲来。”甲殷说道。

尘心点点头,这才说得通,宗明与自己算得上是过命之交了,没道理在死灵湖都能冒着必死的危险回来救自己,出了死灵湖反而出卖自己,可是若宗明没有透漏自己的任何消息,甲殷又是怎么认出来的呢?

看着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尘心,甲殷开口说道:“流云阁内能认出你们三人的除了宗师叔,恐怕就只有我了,我师傅夏堇乃是宗主的大弟子,又与宗师叔是表兄弟,所以师傅对宗师叔颇为照顾,但师傅事情较多,所以很多时候由我来照顾的,一来二去的也就很熟悉了,宗师叔身上也有一只擂鼓嗡金锤,并且时常拿出来当暗器扔来扔去,所以你昨晚扔锤子砸翻黑衣人的时候,我就怀疑了,方才一诈,果然是你,哈哈哈哈……”

尘心挠挠头,自己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这么被认出来的,向甲殷拱拱手说道:“代我向令宗主问个好,就说我记下他的恩情了,日后自会当面向他老人家致谢。”

“甲殷兄来大荒洲所谓何事?不妨说说,或许我还能帮上忙呢!”

“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流云阁每五年便会将进入通玄高之境的弟子派下山历练五年,期间若无重要事情,不得返回宗门,听以前下山历练的师兄们说起大荒洲天材地宝多如牛毛,心向往之,所以我们师兄弟几人干脆就来到大荒洲碰碰运气,唉!虽说每次下山历练的弟子都会出现不少死伤,不过他们运气着实不好,才出来几个月就……”甲殷叹道。

几人正说着,就听到楼下闹闹哄哄的走进了不少人,边走还边骂着娘……

来到楼下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昨夜的大雨引发了山洪,将去往万木城方向的道路冲毁了,路上的商人只好钻进客栈打算住下来,等着路修好。

哑巴车夫显然也是知道了消息,跑到尘心面前啊叭啊叭的比划,尘心打了个知道了的手势,车夫就退出去了。

“甲殷兄,看样子还得在这里多留几日了,你还想睡大厅不成?”尘心看着骂骂咧咧的人群提醒道。

甲殷一听,立即闪到柜台前,扔过一锭黄金悄声说道:“掌柜的,一间上房!最好是挨着我那三个朋友的。”

老李拿过金锭放在嘴里咬了一下,顿时眉开眼笑,一脸的贪婪看着手里的金子,哪里还有最晚尿湿裤子的胆小模样,将黄金揣在怀里就从墙上取下一把钥匙递给甲殷:“客官,这是你朋友左边的那个房间的钥匙,您收好,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甲殷拿过钥匙,对尘心晃晃就将行李搬到了房间内,然后与尘心一起坐在楼梯的栏杆上看着争抢着房间的人群,不一会就传来掌柜老李的赔礼声:“哎呀,各位客官,各位客官,小店真的没客房了呀,列为不如再往前走三五里路,那里还有个福庭客栈,那个客栈可比小人的店大多了,各位不妨去前面看看,对不住,对不住哈……”

“甲殷兄,流云阁可与御魂宗或断魂山有恩怨?”尘心碰碰身边的甲殷问道。

甲殷看看尘心,摇了摇头:“着该从何说起呢,正魔两道对立多年,自不必多说,正道九大宗门开宗立派这么多年,为了利益多多少少也有些争执,虽然不似与魔道那般激烈,但私下里的摩擦也不少。

而且,我想了一夜,感觉昨晚的袭击真的奇怪啊,那些黑衣人杀的可不止是我流云阁,我仔细看了,不少商队也都有人手损失,开始我怀疑有可能是御魂宗下的手,毕竟暗器能作假,可是功法做不了假嘛,但后来又想,我既然能看出来,想必别人也看得出来呀,无论是断魂山亦或是御魂宗做事应该都不会这么粗糙吧。

想来想去,把我自己想糊涂了……你们怎么看的?”

尘心想了想,没有接过甲殷的话,而是将几人拉倒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扫了一眼周围的才开口说道:“你们说,这几天大家都被困在了这里,黑衣人会不会趁机再下黑手?”

“我若是黑衣人,一击之后,不管成与不成,会立即远遁千里!”花映月抬头看了看又开始阴沉的天空。

芍药考虑了一会儿,小声开口:“公子,我看法与姐姐有些不同,若是有目的的杀人,一击不成,必然还会再找机会,这几日连日暴雨,无论是进还是退都有风雨替他们掩藏行迹,这样的机会再好不过了。”

甲殷点点头,接口说道:“芍药小姐的话与我不谋而合,我也觉得他们会再次出手,不过既然我等有了防备,只怕他们会从别处找机会。”

“福庭客栈!”尘心、花映月和芍药三人一口同声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今晚就去福庭客栈瞧瞧!”甲殷点点头。

是夜,风雨大作,尘心四人借机回房休息便早早关门熄灯,过了子时,几人从后窗悄悄钻出,顶着风雨向福庭客栈摸去。

到了客栈外,见客栈亮着灯,但屋内却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声音,不由大为奇怪,按说不应该呀,那么多人没有房间,这个时间肯定有不少人没睡,怎会如此安静,

“走,咱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花映月推了推尘心。

“嘘!”前面的甲殷和尘心突然停下了脚步,示意二人别出声。

看着二人疑惑的眼神,尘心将花映月和芍药拉到身边指了指客栈的门口。

二人顺着尘心的手指看去,之间五名黑衣人弓着腰鬼鬼祟祟的走到了客栈的院子里。

“过去看看?”甲殷指了指黑衣人。

四人便也无声无息的钻了过去,躲在墙边看着黑衣人的动静,就在这时,一声厉响传来,竟是一支响箭从暗黑中向尘心射来,虽然此时天上还下着大雨,但响箭的声音在一片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格外响亮,四人暗道不好,挥手格飞羽箭就向院内看去,果然院子里的几个黑衣人扭头就向客栈屋内跑去。

“抓一个活口!”尘心大急,好不容易逮到了黑衣人的行踪,那肯放过。也不理会黑暗中的箭手,一脚踩过墙头就向黑衣人追去。

一道闪电从尘心手中闪过,向跑在最后拿着法杖的黑衣人背后斩去,黑衣人头也不回手中法杖一闪再闪,就在身后出现了一道黑气沉沉的法阵,尘心一剑斩在上面,顿时被弹了回来。

“好手段,试试这个!”花映月手指轻点,惑心划过一道蓝光避开了黑色的法阵,撞开后面的窗子飞进了客栈屋内,只听几声惊呼传来,其余的四名黑衣人竟然全被惑心截了回来。

拿着法杖的黑衣人嘶哑着声音从面巾后传来:“惑心!”

轰!黑衣人话音才落,蓝幽幽的火焰从五人身后燃起,眨眼就暴涨到了三丈多高,将黑衣人围在了中间。

黑衣术士嘶哑的声音又传来:“幽冥鬼火……看来几位是想将我等留下来了?”

尘心四人不说话,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缓缓向黑衣人围拢过来。

“哼!”黑衣术士冷笑一声,双手法印疾画,嘭嘭嘭几声轻响,在另外四名黑衣人脚下突然出现了四个一尺大小的法阵,一出现便流光溢彩,旋转不停,四名黑衣人只来得及痛呼一声,便纷纷化作了满地的灰烬,被大雨一冲便没了痕迹,地上的法阵吸收了四人的毕生法力和浑身的精血后变得更加光彩夺目。

黑衣术士双手一招,在地上不断旋转的法阵竟然破开地面浮了起来,飞速的融进黑衣术士的背上。

“啊……”法阵入体,黑衣术士的气势便迅速攀升起来,法力更是汹涌澎湃,眨眼功夫竟然超越了驱物境界的花映月,法力陡然提升过多,黑衣术士忍不住痉挛起来。

甲殷被黑衣术士的手段惊得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秘法,竟然如此狂暴,一下提升这么多,施法的人还有活路吗?”

黑衣术士也不说话,气势才稍微稳定下来,便提起法杖向四人杀过来,此时的黑衣人不但法力强横,身法竟也奇快无比,几回合下来找了个机会一道法印便将甲殷打的吐血倒地,尘心也捂着流血的肩膀踉跄退了几步,只有花映月和芍药依然与黑衣术士不断周旋,等待秘法消失。

嗖……一只黑羽箭从暗中射向芍药,芍药轻喝一声,一指点出,指尖黑气翻涌,鬼火闪烁,刹那间与黑羽箭撞在了一起,噗一声,黑羽箭便被芍药指尖的鬼火化作了一团粉末。

芍药被黑羽箭干扰了一下,动作顿时慢了几分,黑衣术士那肯放过如此大好时机,大喝一声,法杖上光芒四射,十余团青色的火焰便从法杖上飞出,向四面八方散开,随后便纷纷炸裂,将整个客栈吞没,黑衣术士自己则迅速捏了个法诀护在身前撞开幽冥鬼火便向屋内逃去。

“别让他跑了”尘心大喊一声拔腿就追,尘心和芍药二人紧随其后,也飞身钻进了客栈的大厅内。

一进大厅三人就呆住了,哪里还有黑衣术士的踪迹,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百余具尸体,连客栈掌柜和小二都倒在了柜台前。

“怎么不追了?”甲殷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看着呆立不动的三人扶着门框问道。

等看清了大厅内的情况后,甲殷大吃一惊,手上一松就跌坐在地上。

“我他妈的真是比猪还笨,同样的亏居然吃了两次,这他妈的又是个陷阱!”尘心一掌拍在额头上。

“快走!”花映月和芍药显然也想到了,扶起甲殷便向外走去。

不料才走到院子中,客栈的大门就被踹开了,十余名着装一致的修行之人闯了进来,看到火焰冲天的客栈,二话不说就将四人堵在了门内。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